人民币被动看脸色 美元加息本身就是政治
2022年06月16日   [大] [中] [小]
       水皮M2在2000年是13万亿, 2016年这个时候是150万亿。16年M2的数量可以增加10倍, 那么我们的财富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?毛呢布?如果增加, 我们的焦虑从何而来?如果它减少, 我们担心失去什么?弗里德曼说,

所有的通胀现象都是货币现象, 而在这种货币过度发行的背景下, 中国没有经历过恶性通胀, 不仅是恶性通胀, 还有温和的通胀, PPI甚至连续多年负增长。 , 这一切恐怕只有中国地产才能做到。没错, 正是中国的房地产充当了M2的蓄水池, 吸收流动性, 甚至产生了拥挤效应。正是在亿万居民有幸成为房奴后, 来自居民的信贷已经占据了他们可能超过一半的积蓄, 他们实际上已经没有多余的消费能力了。此外, 90%的行业产能过剩, 使供不应求的通胀失去了基础。 M2是从哪里来的?为什么前几年一直在13%左右, 为什么现在下降到11.4%, 未来还会继续下降吗?经济学中有一个三角问题, 即货币政策、汇率和自由兑换之间的关系很难做到两全其美:如果货币可以自由兑换, 就不需要任何货币政策, 而且不行, 汇率是市场的反映;如果政策决定起作用, 那么货币就不能自由兑换, 汇率就会变得僵硬。具体的人民币对中国不可自由兑换, 即美元不能在中国境内自由流通;因此, 中国有货币政策, 当然还有可控的汇率波动。作为对货币政策的反应, 从官方表态来看, 中国的货币政策是稳健的, 但其内涵和外延与大家普遍理解的并不完全相同。按照M2标准, 是绝对宽松的概念, 按照存款准备金率标准, 是绝对紧的概念。这种矛盾其实反映了中国货币政策的本质, 即被动性。中国的货币政策一直是被动的。
       在汇率、人民币自由兑换和政策之间走钢丝, 重点是人民币在外汇中的配置。众所周知, 外汇在中国是受管制的, 美元不能自由流通, 那么美元资本进入中国呢?人民币兑换成人民币的唯一方法是在国内使用, 取款时再兑换回美元。在这种情况下, 外汇储备的增加意味着人民币外汇投资的增加, 而3万亿美元的外汇意味着基础货币投资超过20元。万亿人民币, 如果乘以流通倍数,

相当于总流通量60万亿元-100万亿元, 这些投资对于实际的市场流通来说是不需要的, 央行试图收回。方法之一是增加存款。准备金率, 常年20%左右的高准备金率, 意味着银行可贷资金的增幅其实是有限的!这表现为第二个矛盾。一方面, 流动性泛滥,

另一方面, 历史上企业融资难。在前所未有的阶段, 银行宁愿贷款给私人买家,

也不愿贷款给中小企业发展生产。所谓的“资产荒”也已经形成。中国货币政策的被动是因为人民币还没有国际化, 中国是国际资本热钱流动的新兴市场。国际化完成后, 被动不存在, 因为货币政策也可以休息;如果国际化没有完成, 那么人民币就要看美元的面子, 美元的流入或流出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中国M2的变化。美元下一步加息、走强和回归, 将减轻我国人民币外汇资金的相应压力。 2016年10月1日, 人民币将正式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结算货币, 也就是俗称的特别提款权(SDR)。中国在其中的份额仅次于美元和欧元, 位居第三。 SDR加入的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国际贸易结算, 二是自由兑换。中国在第一个条件下加入。我希望这将为第二个条件创造动力, 加速人民币的自由兑换。
       人民币取决于美元的面子, 美元取决于美联储的面子。美联储会看谁的脸?当然, 这是美国政府的面孔, 无论是现任政府还是民选政府。现在是大选, 耶伦再傻, 此刻也不可能加息, 要推迟到年底。原因很简单。华尔街是希拉里和民主党的赞助商。这个时候加息等于是伤脑筋, 帮帮特朗普忙, 砸场与希拉里·克林顿同阵营的奥巴马, 政治无处不在, 加息也不行。
4.294193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