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党委书记陈德顺率众施暴,孱弱村民丁发朝枉赴黄泉
2022年06月28日   [大] [中] [小]
       云南省乔家县老店镇党委书记非人化, 残杀老人, 严惩凶手! ——镇党委书记陈德顺率众施暴, 软弱村民丁发超白跑黄泉:乔家县老店镇党委书记陈德顺与53个政府官员, 将丁发超打死, 至今仍逍遥法外。要求上级政法机关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, 赔偿有关损失。否则, 我们的村民会去北京为总统告状。各级党政机关领导、法律界人士:如果事情这么惨, 哪有正义? 2012年4月17日, 云南省乔家县老店镇党委书记陈德顺, 因片面追求政绩, 一己私欲, 罔顾法律, 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强拆, 破坏人性, 引导群众实施暴力。他被打了很多次, 最后白白死去。凶手依然逍遥法外, 还有一群打手, 这些“人民公仆”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 反而在县城继续猖獗。这样的暴行, 这样的现状, 让人不寒而栗,

问:公信力如何存在?法律在哪里生存?什么是人性?请各位领导、法律界人士和社会公众站出来, 维护公信, 维护法律和纪律, 维护正义。严惩打手, 将团伙绳之以法。为了维护政府的公信力, 维护法律的尊严, 维护世界的正义;公平赋予我们的公民公平和民主的基本权利。灾情:强拆前后, 暴徒是以陈德顺(镇委书记)为首的老店镇政府干部。受害人丁发超54岁, 是老店镇老店村河边社区组长。老店镇是昭通地区新农村建设和整村推进的重点规划镇。河边社区新农村建设活动也如火如荼。总裁府的老房子年久失修, 再加上赵桥二级公路施工的剧烈震动, 墙壁严重损毁, 摇摇欲坠。作为组长, 丁发超社长首先帮助村民进行改造工程,

但他自己的老房子却顾不上。在陈德顺和工作组的再三催促下, 他开始在自己的老房子的基础上建新楼。住房, 完全符合国家政策规定。新楼开工前, 陈德顺和工作组多次劝导, 要求丁发超支持新农村建设, 重建老房子。陈还强调, 他将在全村办理建房手续, 并承诺给予一定的经济援助。在此前提下, 丁发超开始进行房屋改造工程。我家新楼在旧房基地的基础上后退1.8米, 为楼前留出足够的空间, 为楼面预留1.0米的阳台空间;另一方面, 新楼距赵桥公路(二级公路)20.3米, 超过国家二级路面房屋建设规定, 完全符合规范要求。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 但好景不长……就在新楼一楼快要撞板的时候, 陈德顺开始骚扰拦楼。阳台施工受到干扰, 拒绝提供任何证明该阳台违法的文件和证明材料。而2012年4月17日下午3时30分左右, 丁发超不在家的时候, 陈德顺率领53名政府人员来到新房门前, 亲自指挥机器, 一言不发地拆除了阳台。祸从天而降:“书记”转过脸, 带领众人殴打正在帮助村民的丁发超, 得知消息后赶回家。见状, 他心痛不已, 质问陈德顺:“陈秘书, 你让我装修这房子, 现在你又被我挖了, 我们农民挣点钱不容易, 我亏了你怎么办? ?老店镇的人都这样, 不是我家人, 你这是什么意思?站在他旁边的两个工作人员也威胁要这样做, 丁发超道:“你说什么都无所谓, 我只听秘书的。 “新楼的建设是在陈德顺和工作组的指导下开工的, 陈德顺没有提供任何证明阳台是违章建筑的文件, 此时他感到委屈, 怒道:“你是挡住我的人(全程)。
       ”, 要不是你, 我早就把丁家村的土地征了, 把你老胡须杀了!”然后, 陈德顺给命令:“拖走!” ”他率领陆元奎、陈大云、陈功雄、沉望坤、史明华等官吏, 猛然围住丁发超, 拳打脚踢;泪流满面, 几位老人哭道:“有话就别说了。像这样战斗。 ”陈德顺骂道丁发超痛苦的呻吟着, 失去人性的陈德顺和政府官员继续殴打他们, 将他们拖到狭窄的地方, 陈德顺便从地板上跳了下来。踢了几下, 他大声说道:“用力踢, 我有责任杀了我。”他亲自将自己的三菱SUV拖到100米外的二级公路边, 砸进了后备箱。由于丁发超的体型较大, 在身体的一部分进入后备箱之前, 陈德顺等人又踢了几脚, 才被完全塞进去, 这个过程持续了三十多分钟。距离政府大院只有三百米左右, 最多也就两分钟车程。然而, 陈德顺一行人却故意绕道进入峡谷, 直到半个小时后才返回。期间, 有人听到惨叫声, 暴行不断。不言而喻!在丁发超去世前大约一个小时, 他将遗言留给了儿子丁明宝。三菱车返回政府大院后,

陈德顺下令封锁政府大院大门, 不许任何人进入。他在镇政府中设立了一个私人法庭, 并带领他的部下陆远。奎、陈大云、陈功雄、沉望坤等人开始反复殴打, 随后被关押在政府大楼一楼的一个房间里。他们不被允许探视或提供医疗援助。暴行后:老人白白去了黄泉。
        17日晚, 丁发超的小儿子丁明宝终于可以进入镇政府。丁发超衣衫破烂, 双目紧闭, 脸色阴沉,

身上伤痕累累, 呼吸微弱。丁明宝一再恳求黄才群、史明华、赵成国三位副市长, 让丁发超送到医院治疗, 但得到的却是::“不抢救, 不治疗, 送医院是违抗政府的!”黄才群副市长对丁明宝说, “先做好思想工作”, “让丁发超认错, (跟陈书记)认错才能带你爸回家, 不能去医院”, 丁明宝不明白, 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了?如何“错”能救我父亲的命? “要加罪, 何必呢?我父亲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 怎么可能认错。” 18日凌晨1点, 在乔家工作的丁发超二儿子丁明仓连夜赶到政府大楼。他得到的答案仍然是“先做思想工作”……直到3点30分左右, 一位副市长才让丁明宝和丁明仓去接听差点被吓到的丁发超。
       回到家后, 丁发超的生命体征已经极其虚弱, 嘴里只有断断续续的呻吟:“疼……疼……撞……撞……” 几分钟后, 他闭上了眼睛在痛苦中感到内疚。丁明宝等人见父亲突然离世, 回到政府,

让陈德顺过来看看死去的父亲, 政府却没有回答。其他村民听到丁发超被冤死的消息后, 也自发地聚集在镇政府门口, 要求一个交代。 18日下午, 有人从村里出发, 放鞭炮, 进入镇政府送丁发超。丁发超的尸体还被安放在镇政府大楼里, 衣服也被撕破了;深切的悲伤和喜悦伴随着家人的哭声。愤怒的村民在政府大门和城墙上写下“陈德顺打死丁发超”和“血债血腥”。》、《恐吓生命》、《给我一个公道》等。正义在哪里?法律的歪曲在哪里?现在, 让我们来看看我们当地政府和警察部门的言行吧! 17日下午, 村民见陈德顺失去人性, 丁发超性命不保, 遂向派出所报案。四名民警来到派出所, 随意看了看现场, 匆匆询问情况后迅速离开, 没有给出任何答复, 之后也没有向镇政府提出任何交涉。事发第二天, 县政府立即组织车辆将凶手押送到乔家县“卓达”三星级酒店进行保护。事发后, 乔家县委、县政府成立“4.18”事件专案组到老店, 停职陈德顺老店镇党委书记职务, “开展调查处置工作”为防止冲突再次激化, 积极做好死者家属的安抚工作和善后工作”, 县民政局向死者家属发放了1万元抚恤金和临时生活困难救助金。然而, 距离丁发超惨死已经两个多月了, 打手的县检察院只批准了三人(陈德顺、陈大运、沉旺坤)的逮捕, 其余的打手(卢元奎、陈功)熊、肖雅、史明华、黄才琴、赵承国)等人仅受行政处分, 炫耀权势, 县公安局、县检察院的诉讼仍在审理中未来……不知道, 基于这样的暴行, 丁发超的冤屈怎么能被起诉?如何保障村民的生命安全等基本权利?地方政府的公信力在哪里?我们社会的正义在哪里?法律的尊严在哪里?律师和公众站出来, 为我们伸张正义, 严惩肇事者, 将黑帮绳之以法。白白死去的丁发, 将为我们的村民伸张正义, 为我们的社会伸张正义!为维护政府公信力, 维护国家法律尊严, 维护人民公道

11.523521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