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正中:破除改革中的“三大模糊”
2022年07月05日   [大] [中] [小]
       在当今特殊的社会经济背景下, 改革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道路, 需要什么样的社会共识?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专门采访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徐正忠先生, 请他深入阐述自己的观点。改革风波难免 《华夏时报》:回顾20年前邓小平南巡讲话的社会背景, 再观察今天中国的现实, 对当前的改革形势能得出什么基本判断?徐正中:虽然邓小平南巡讲话已经20年了, 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背景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。正如邓小平当时所说, 不改革我们就死, 但改革带来的问题可能比不改革更加复杂。受过五千年农业文明洗礼而一蹶不振的中国, 想成为世界强国, 考虑到每一个中国人的智慧和中华民族的智慧。这需要中国共产党人超越意识形态,

建立强大的阵地。 , 引领世界潮流, 营造有利于中国继续改革开放的环境。这也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应该为世界作出的贡献。 《华夏时报》:今天的改革, 应该改变什么?为什么真正推动如此困难?徐正中:1978年开始的改革主要解决了生存和生活问题。当前的改革, 要解决如何发展和更好发展的问题。所谓发展问题, 首先是社会正义问题。中央提出更加关注民生和社会公平, 改革的成果之一应该是实现社会公平。.现在要推进的改革是让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地位和平等的机会, 这既是改革的出发点, 也是改革的目标。过去改革面临着如何突破的问题, 而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防止社会破裂。那么改革还是“文革”?重要的问题是, 我们能否跳出传统的框框, 用世界眼光和科学方法观察分析中国的问题, 创新思路, 实现向现代化的平稳过渡。改革中最大的问题是农民的转移。时至今日, 中国农民仍占据半壁江山。
       这是改革中的一个主要问题。 《华夏时报》:所谓动荡时期的出现和依据是什么?徐正中:中国的改革一直有一个重要的特点, 就是渐进式的。但如果还像过去那样摸着石头过河, 成本会越来越高。这次改革的成果, 成为了下一次改革的对象, 形成了周期性的改革, 激流在进行中。中国现在有不同的阶级, 不同的利益集团, 人们的思想是多元化的。如果改革没有向核心区推进, 出现偏差, 就会像顶峰一样旋转或乱流, 而不是推进。改革的过程就像一个人的成长。动荡时期与一个人的青春期非常相似。有的人犹豫长大, 有的人勇于肩负社会公德。科学与无知、开放与封闭、创新与保守交织在一起。所以, 虽然有些事情做得很好, 但在其他领域, 人们似乎感觉他们正在倒退, 就像飓风一般向前移动, 但在这个过程中, 但具有多向性和多重性, 是动荡时期的典型表现。黄河的水一直在东流, 湍急的水流也在东流。偶尔会出现一些突然的逆流, 非常抢眼。大方向和大趋势。纵观人类进步史, 所有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过渡的过程中都会有这样一个时期。具体表现为社会矛盾突如其来, 利益集团加速解体, 流动性增加。在现代社会, 人们不会永远活着, 他们的工作也不是固定不变的。在压力和危机中, 人们会挣扎。父母不远行, 没有坚持不懈的生产, 就很难遵守农业文明中的主流观念。改革越来越考虑执政智慧 《华夏时报》:西方人说裙带资本主义远非市场经济。可以用这种观点来观察中国今天的现实吗?徐正中:首先, 人类的智慧和思维不分东西方, 是人类创造的共同财富。这当然包括自然科学、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。我们都应该在改革开放中吸收和利用它们。其次, 在真正的市场经济中, 不可能形成裙带关系, 因为市场经济是透明的, 需要先平等交换, 再平等交换。怎么会有裙带经济?正是传统经济、计划经济、规范经济、人类经济, 才存在这样的东西。纵观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, 就是不断取消政府规定, 收回政府闲手的过程。 "华夏时报:舆论对当今中国的社会经济变异有很多分析, 但如何消除这种形成的根源?徐正中:要紧跟市场经济机制, 不能使用粗暴的行政手段, 更不能失去通过政府治理模式、社会治理模式、文化创新、产业升级等方式集中力量做大事的优越性。现在很多人担心中国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, 我认为没有必要绝望或失望。
       因为当全国人民都注意这个问题的时候, 就很难形成了。例如, 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, 很多人担心我们的利益会受到严重影响。十年来, 我们没有看到影响, 但看到了惊人的结果。这是中国的快速进步。所以, 我刚才提到的日韩困境、西班牙幻影、拉美陷阱, 都是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表现。虽然势在必行, 但以中国人的智慧, 是有可能先突破的。 《华夏时报》:就中国现实和当代趋势而言, 过去渐进式自上而下的改革范式能否延续?徐正中:在当今时代, 至少可以通过上下互动、左右联动来推动。改革存在三大模糊:国界模糊、政府与市场作用模糊、经济和政治界限模糊。如何解决这三个歧义?谁更有效率, 谁来解决它。
       比如, 当重大灾难需要全国动员时, 政府的力量会迅速到来;当它遇到公平、创新和可持续性时民营经济在可持续发展中也有其特殊作用。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要相互配合。政府有权力调动大量资源搭建平台, 此时政府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。当您需要个人贡献时, 请使用市场。现在, 缺乏大量的社会中介力量, 需要大量的修炼。从这个角度看, 中国缺乏公民手册, 因为公民自己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权利和义务。如今, 许多维权活动已成为黑色产业链。当然, 公共利益不应侵犯个人利益, 但个人也不应侵犯社会。
       比如在拆迁纠纷中如何妥协和引导利益, 实际上是一个如何平衡公众利益和个人利益的问题,

《公民手册》应该对此进行详细阐述。反对一切文盲言论 《华夏时报》:在改革号召中, 谁是为人民发声、倡导改革的人?他们的对手和对手是谁?徐正中:固化的既得利益集团是改革的最大障碍。他们最怕在改革中失去原有的利益。改革的过程是利益救赎的过程, 是人人共享机会的过程, 是释放社会创新的过程。人们必须明白这一点。传统的官本位思维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被官僚束缚着, 使政府部门形成了自己的部门利益, 形成了固化的利益和既得利益。 《华夏时报》:如何做到适度改革,

避免民粹主义和暴力革命?徐正中:我赞成适度改革, 中国不应该折腾。小平同志说, 要防右, 关键是要反对左。因为左派市场经常以国家利益和弱势群体代言人的身份出现, 但背后其实有很多内容。英国哲学家波普尔曾谈到在意识形态辩论中反对“大词”。他的初衷是反对一切没有意义的大话, 本质也是反对道德空话。大言不惭的人, 往往是热情、偏执、口若悬河、光环似的。美国历史上曾有一位总统是举世闻名的慈善家, 他承诺家家户户一天能吃到一只鸡, 结果他当了四年总统, 把美国带进了最大的经济体历史上的危机。社会不对抗的时期, 往往是进步最快的时期。历史学家发现, 谁对社会和历史进步的贡献最大?不是政治斗争, 不是暴力革命, 而是技术和创新。 《华夏时报》:随着时间的推移, 善良的传统改革者的政治理念会失败吗?徐正中:每一波增量改革都有其历史使命和中心使命。改革的先行者把社会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, 完成了历史使命, 他们的理念没有失败。他们中的许多人依然活跃在改革开放的第一线, 他们的思想依然在引领着改革开放的道路。信标。只是改革需要处理新出现的问题。也就是说, 如何在国际上树立中国的新形象?如何以现代化为目标推进改革?如何运用渐进方式、法治手段、多方参与的形式, 和谐稳定地推动改革目标的实现?如何重构现代社会、现代政府、现代产业、现代文化机制还是治理模式?建设公平社会是改革的最大共识 华夏时报:结合中国当前的现实, 您如何看待“公平、自由、民主”这三个价值观?三者的优先级应该是什么?徐正中:我觉得这三个是一回事。没有复杂的关系。公平是机会均等, 自由是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创造自己的能力;民主是一种机制, 当一个人成为少数人时, 民主可以保护他的利益不受侵犯。 《华夏时报》:“更好的中国”如何出现?这需要什么样的社会共识?徐正中:中国改革最大的社会共识是如何建设公平社会。那些不能(你是)得到利益的人可以垄断和排他性, 那些没有得到利益的人可以对社会进行报复。必须防止这两个极端。因此, 必须建立相关机制。其中, 政府花钱建立社会人文普遍服务体系和社会融合机制非常重要, 可以解决很多社会矛盾。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必须优先 《华夏时报》:阻碍现代文明的核心因素是什么?徐正中:核心因素是小农思想和农业文明。因此,

我们应该用现代工业文明、知识文明、信息文明、生态文明、现代人文科技武装起来。 《华夏时报》:但是在强大的现代文明面前, 传统发展是否存在停滞和消失的危险?徐正中:什么是传统的?宣传是传统的。世界属于民族。严格来说, 中国从不缺乏创新技术、创新理念, 而是缺乏让新技术、新理念快速传播、装备国家的机制。
       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。近100年来, 光纤技术、无籽西瓜种植技术、截肢移植技术、疟疾治疗方法等, 至少这四种技术或方法是中国人发明的, 但我们并没有从中获得多少经济效益。他们。 .因此, 新技术、新发明能否迅速普及, 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。 《华夏时报》:从继续开放发展、反对封闭保守的角度看, 体制机制的变革至关重要吗?徐正中:这是一个超级重要的问题, 要加快进度。机制是游戏规则, 机制必须优先。在吴英案之前的许多类似案件中, 资产负债率都不是很高, 但都被判处死刑。因此, 对于那些在探索和试错的人来说, 他们的生命应该被保住, 否则人们就不敢做创新的工作。全球创新成功率不足10%, 可见创新之难。 《华夏时报》:您如何看待改革之路?徐正中:路径选择必须以制度和制度创新为主。但是,

制度创新不是一战就能完成的。一定要大批专家学者观摩研究, 上位下发, 下位迎刃而解。游戏规则是什么?这是每个人都必须接受的规则, 不是某个学者设计的特别好的逻辑, 也不是某些网友的意见。虽然目前这是一个动荡的时期, 我们不能搞运动, 还需要循序渐进, 不断探索。并且探索的结果将逐渐合法化。经济产业不断升级, 政府公信力不断增强, 社会包容不断释放, 文化软实力不断提升。
10.015208s